当前位置:24024国学红楼梦中秦可卿为何会说自己命不久矣?病症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红楼梦中秦可卿为何会说自己命不久矣?病症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2022-06-21

秦可卿金陵十二钗之一,《红楼梦》中的人物。是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探寻。

红楼十二钗里的女子,各个都是女人中的翘楚,但若论才貌双全,非秦可卿莫属。按说这样的女子堪称完美,但让读者遗憾的是,这样一个顶配女子,判词里却冒出一个“淫”字,按照古代三纲五常的标准,秦可卿犯了古代“七出”之二:“淫佚”。按理是要沉塘、浸猪笼的。

《红楼梦》的很多人物情节都写得很朦胧,人物秉性和人生轨迹都是在一些细节描述中隐藏着。如果不是逐字逐句地探究和分辨,很难发现人物真实的性情。

比如秦可卿,很多读者因为她判词中一句“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便认为秦可卿和公爹贾珍之间是两情相悦,同样的道德败坏,以致于很多人对红楼金钗榜都颇有微词。

其实脂砚斋评价《红楼梦》时多次说到,曹雪芹擅长用曲笔、用隐笔,很多事件明面上公开的说辞,和真实的情况往往自相矛盾甚至相反。比如秦可卿的死亡方式,从宁国府传出来的说法是病死的,而在她的判词中却明明白白画着一个“美人悬梁自缢”,也就是说秦可卿是自尽而死。

按照这个逻辑,我们倒是可以从曹翁提供的细节,分析一下秦可卿和贾珍之间到底是两情相悦还是被胁迫,秦可卿到底是冤屈而死,还是罪有应得?

一、秦可卿蹊跷的病为何非死不可?丈夫贾蓉说她竟是绝食?

秦可卿生病及死后,她和贾珍的丑事实际已经传扬开来,因此宝玉要和王熙凤去探病秦可卿,王夫人立马提醒宝玉:“你看看就过去罢,那是侄儿媳妇。”

贾家贵为国公府,最讲究脸面和礼节,王夫人当着众人的面把话说得这样直白,肯定是事出有因,那就是秦可卿风评已经十分不好,王夫人怕宝玉因为接触秦可卿而惹上闲言碎语。

王夫人这句话看似很家常,但结合当时的语境却发现,这句话的分量极重:之前秦可卿曾留宿宝玉在自己房里睡过午觉,秦可卿当时的说法是宝玉还小,不需要讲究男女大妨,而王夫人特特指出秦可卿是“侄媳妇”的身份,是对秦可卿随便留宿宝玉的不满,而且王夫人在贾敬生日这样盛大的场合讲出这种话,可以说是将秦可卿有失妇德这件事摆到桌面上来讲了,这比当众扇秦可卿耳光也好不到哪里去。

由此可见秦可卿在病中承受的压力有多大,这也难怪秦可卿对王熙凤说的丧气话:“任凭神仙也罢,治得病,治不得命,我知道我这病也不过是挨日子。”

那么秦可卿的病情真的沉重到要命的地步吗?其实并不是,秦可卿之所以如此笃定说自己将命不久矣的原因,贾蓉已经说出来了。

“她这病,也不用别的,只是吃些饮食就不怕了。”

贾蓉这句话看似轻描淡写,却是秦可卿病症的真正原因:秦可卿不是病,而是在绝食。是外界给她的压力太大,她只有用死来洗刷自己的冤屈。也就是说,在秦可卿天香楼悬梁自尽之前,她试图绝食了结自己的生命。

一个人爱惜名誉到用生命去维护的份上,说她主动去攀附一段翁媳不伦之恋,这是说不通的。

其实秦可卿和贾珍之间到底是胁迫还是两情相悦,可以参照宝玉梦游太虚幻境。

从宝玉方面来说,他梦中和可卿结为夫妻,且有了云雨之事,但在现实中,宝玉是秦可卿的小叔叔,他本不该有非分之想,但宝玉却不但想了,且在梦中还实现了和可卿结为夫妻的梦想,他的行为实际上和贾珍对秦可卿的行为是一样的,都是单方面的不伦之情。

但从秦可卿方面来说,她认为宝玉和自己的弟弟年岁相仿,还是小男孩,故她对宝玉是没有一丝邪念的成人对孩子式的关照。

同样,贾珍对秦可卿是有邪念的,但秦可卿对贾珍却并没有超越伦理的感情。也就是说,贾珍和秦可卿之间,秦可卿对贾珍是谈不上有感情的,她和贾珍之间并非是两情相悦,而是贾珍单方面的强迫。

二、解冤洗业醮:秦可卿的豪华葬礼是贾珍的赎罪道场

秦可卿死得非常蹊跷,她刚死不久,她的贴身丫环瑞珠一头碰死了,结合秦可卿的判词,她并非宁国府官方公布的病死,而是在天香楼上上吊自尽。

而至于天香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秦可卿为何而死,曹翁没有说明。不过,贾珍在秦可卿葬礼上特意安排了九十九位全真道士打四十九日解冤洗业醮。

这“解冤洗业醮”据查是道教的一种仪式,白先勇的《永远的伊雪艳》中,就出现过十二位全真道士打解冤洗业醮的情形,为的是为一位被舞女伊雪艳迷恋致死的徐先生解冤洗醮。

解冤洗业醮具体怎么操作不得而知,但参照佛教《解冤咒》的内容:“解结解结解冤结,解了多生冤和业。 ”

从这解冤洗业咒中可以看出,秦可卿首先是有“冤”,其次也有“业”,业即过错,恶业。

从贾珍和秦可卿的不被世人所容的关系上看,如果两人是两情相悦,就不存在什么冤,而只有业了。

但贾珍偏偏安排解冤洗业醮,恰恰说明秦可卿是被贾珍强迫的,以致于秦可卿在天香楼上自尽。

那么秦可卿的“业”是什么呢?在她的判词上已经说得很明白:“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

其实,从秦可卿的“业”的内容上看,才更加觉得秦可卿的“冤枉”。她的过错不是其他,只是“擅风情,秉月貌”,容貌倾城,性情有趣而风流,注意,这里的“风流”二字并非是水性杨花的意思,而只是性格随和、温柔、善解人意、有文采,心有七窍的意思。

秦可卿无疑是美好的,是异性眼中的白月光,但这种优秀却恰恰成了她的“业”,这正如现代一种说法,坏人对哪个女人有邪念,怪罪女孩穿得清凉。“匹夫无罪,怀璧其罪”8字,正是秦可卿的过错,怎一个“冤”字了得。

这一个“冤”字恰恰证明,秦可卿是被迫而非自愿,那判词里冒出的“淫”字,主动方是贾珍,而秦可卿是被逼受害者。

三、同样是女眷受辱,秦可卿和鲍二老婆如云泥之别

读《红楼梦》很仔细地人,一定可以发现,和秦可卿一样上吊自杀的,还有一个小人物:鲍二家的老婆。

王熙凤在大观园内过生日,贾琏竟然胆大包天找来鲍二家的私通,不料被醉酒提前回家的王熙凤抓了个现行。本来王熙凤闹也闹了,贾琏安抚也安抚了,按说事情该平息了,不料却传来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鲍二的媳妇吊死了。”

从当时的情境看,鲍二媳妇来赴贾琏之约是心甘情愿的,是为了“两根簪子,两匹缎子”。但事发之后,鲍二家的也上吊自杀了。

而秦可卿死后,她的父亲秦业家从此前的交不起儿子秦钟24两银子的学费,到秦业死后家里留下了三四千两银子。这钱从哪来的?自然是秦可卿死后,贾珍为了洗脱自己的罪名,对秦家做的赔偿。

因此从表面上秦可卿的行为和鲍二家的的行为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钱财,那么秦可卿是否和鲍二老婆一样,也是贪财好权之人?

其实,从后来秦业的举动上可以看出,秦家和鲍二有天壤之别,秦可卿和鲍二媳妇更是犹如云泥之别。

在秦可卿死后不久,秦钟因和智能儿私情被父亲秦业发觉,把秦钟打了一顿,自己竟然一命呜呼被气死了。

与其说这秦业死的原因是被秦钟气死的,不如说是被秦可卿和秦钟共同气死的。

当初秦可卿死后,贾家已经两府尽知且已经铺排开了,秦可卿的父亲等娘家人才到,并且秦家人一到,贾珍赶忙掐断和贾代儒的谈话,安排起解冤洗业醮和超度亡魂等事宜,明显就是给秦家人看的。

不过从秦可卿葬礼看,秦业随后并未大闹,还照常参加完葬礼。读者知道,秦可卿是吊死的,秦家人后来却不吵不闹,除了看到贾珍安排了解冤洗业醮等忏悔行动外,肯定还发生了其他事情。

参照贾琏安置鲍二家的葬礼,先是许了二百两银子的发送费,又名人找当官的亲眷王子腾安排了几名番役仵作等帮着办丧事,才将事情压了下来。事后,贾琏还给了鲍二几两银子,鲍二就欢天喜地地又奉承起贾琏来。

秦可卿死后,贾珍估计也是这样利诱加上威逼相结合,才将秦家按下了。但不同的是,秦业和鲍二完全不同,秦业非常在乎女儿的名声,他对贾家胁迫自己接受赔偿条款是非常不满的,所以后来发现儿子秦钟和智能儿有私情,才会旧病复发,一命呜呼。

从秦业和鲍二的反应来看,秦家确实是清贵之家,非常在乎名节,秦可卿死因也绝非是和贾珍狼狈为奸,而是被强迫后,愤而自尽。这样才符合秦可卿的贴身丫环瑞珠碰死的惨烈情节:瑞珠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是不得不死,贾家也绝不会给她留活口,授人以柄。

所以综合种种细节可以发现,秦可卿背负了这么久的坏名声是多么冤枉,她的冤枉不在于她上吊死了,而在于她死后这么久,贾家都给她留下一个淫妇的罪名,无论多长时间,都不会洗白了。所以秦可卿才入了薄命司,她的冤情为贾家男子敲响了罪恶的丧钟,也为十二钗女子开启了悲惨的薄命一生。